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文明创建

瑶岭雁鹅界 恰似尘池里的一朵莲

发布时间: 2019-07-02 08:55 信息来源:陈少凯 责任编辑:市房产局 点击量:

雁鹅界 恰池里的一朵莲

旭日朝霞翻云海,一练彩虹挂天边。鹳鹭竞度幽谷,云雾舒卷群峰。月上枝头照清影卧百花芳草丛。瑶岭情牵不思归,莫非天庭在间?

秋末初冬,闲游瑶岭雁鹅界。一溪秀水逶迤在青山峡谷之间,如风姿卓韵的女人与大山柔情缠绵。行走在崇岭林荫中,踏着遍满是晚秋洒落的金黄。阳光透过树林的缝隙,一缕一缕地照射进来,缤纷多彩的光束是那么绚丽,一抹暖阳出了脸上热热的潮红,初冬的寒意抵不过大山的热情。几只红黄相间的鸟,在前面竹林里清脆悦耳的鸣啼。空气中散发出弥漫的清香。一种久违化成了一时的贪婪,深深地吸着大山清爽怡人的气息。轻轻闭上眼睛,摇着头,然后慢慢仰面蓝天,徐徐地深深呼吸,那是多么清新惬意呀,觉得空气中有一股淡淡的乳香好像己凝固下来了!真是一吸净化全身,轻松如了。心,透明锃了。

这里的宁静恰似尘池里的一朵莲,一处呼唤心灵归宿的家园。这里远离了城市中的人潮车流、嘈杂喧闹,没有了名利过色,荡净尘世中随时泛起的浮燥。思绪中有一种油然而生的皈依冲动,皈依这份自然的宁静。

一曲悠扬优美的旋律,似天簌之音突然在这群山里回响,不知道是从哪座山哪片林子里传出来的。这优美的乐声中,有一丝古风苍凉。听这低沉委婉的声音,应该是瑶族古老的乐器才能来的。兴奋,引出骨子里压抑己久的激情,让人有股莫名的神力,一瞬之间飞越到这山峰,双手握成喇叭状,放在嘴边,扯开嗓子大吼:“哟——嗬——嗬嗬嗬!”片刻,山谷中传来雄厚的回响:“喔——嗬——嗬嗬嗬!”回音四荡,惊飞了林中的鸟儿。觅声寻踪,终于看到了这个肤色黝黑、头上戴着兰底白条的包头,长衫袖口绣有花边,外套是一件青黑底白色绣花的马夹衣,下身穿着夸张的超宽大九分裤子的花瑶汉子。望着这个吹陶笛的花瑶汉子一身古老衣服装饰似觉眼熟,那不就是现今最时尚流行的民族风吗?别在腰间的陶笛,有成年人一个半拳头大小,黝黑黝黑泛着油光锃亮。

看到我好奇的眼神,瑶家汉子爽快解下陶笛递给我。接过黝黑古老的六孔陶笛,如行家细细端详一番,却始终吹不成旋律。也许是前世因缘,来续今生的不偶遇;似曾相识的愉悦化解了陌生人之间的别扭拘束,畅谈瑶山的巨大变化及幸福生活,感受瑶家汉子的淳朴厚实和热情好客是一种自然古风遗存,没有城市人于名利的虚情失真。在盛情难辞的邀请下,随他一同来到山顶上的古老瑶寨。

上到山顶,就看到一排排整齐划一的大篷,与其说是帐篷还不如说是房间。帐篷下面是用实木架空的防潮平台。帐篷大小一致,分成双人和单人间,非常人性化。帐内有洁白如新、柔软舒适的木质床。把室内住宿和野外宿营的情趣完美融合在一起的构思,令人赞佩。另一边是游客自带户外装备的帐篷区,一眼望去,大概有二、三十顶。望着这些络绎不绝来自四面八方游客,他们是来追寻当年红军走过的气息?或是来访山青水秀的宁静?我想这应该都有吧!

不远处就是瑶族人居住的村寨,妥贴地说应是花瑶人的村寨。自古瑶族经常迁徙,衍生了很多支系,花瑶是支系之一。花瑶同其他支系比较,除了服饰、语言有所不同,同样保留着瑶族的主要节日和神祇信仰,史学及民俗学称为研究古代瑶族史的“活化石”……

瑶族人的居住特点,大分散,小聚居。这个寨子大约有二、三十户瑶族人家。几只家犬看见生面孔人,在不远处喧吠,主人一声吆喝便止住了,很有灵性地摇着尾巴与人亲近。有几户人家已升起袅袅炊烟,飘浮缭绕在屋后面的林子上头,随着柔软的风变幻形态,久久没有散去。山村乡下有一种特别气息,就是空气里有股淡淡的柴火、辣椒、葱油、家畜、森林的混合味儿,那就是乡村气息。在城市里闻到只是汽车的尾气和尘埃味儿。古老的瑶家木屋结构,飞角翘檐,显得格外的古色古香,游走在村寨青石板铺就的小道上,流淌在脚下清凉的山泉,是古人用石头砌成的水渠引之而来的,这使人不禁有那么一点儿“今时明月照古人”的思古情怀……

瑶家人的中间房屋是中堂,是用来祭祀天地祖先神祇的场所,不会拿来待客。中堂的左边设有一间火塘屋,用于家人起居活动和接待客人。那用青条石砌成的四方形火塘,既是冬天的生火取暖设施,也是一日三餐的加工之地。火塘上系有钩,鼎锅挂在挂钩上煮饭烧水,铁锅放在由一个铁圈和三根支撑组成的铁架上炖肉炒菜,还可以烤糍粑、烧红薯,老人的长烟筒伸向火塘吞云吐雾。人疲劳时坐在火塘边的凳子上打瞌睡,也不会感冒。火塘顶上都吊有方形木架,用来燻肉类腊货

花瑶女人做家务很麻利,不一会儿就做出丰盛的饭菜。桌子上一大钵热气腾腾的腊肉,大的有手掌般大小,香而不腻,咬上一口,唇齿留香,瑶家人要的就是这种惬意的满足感。客人第一块腊肉圆了自己的好奇心,想伸出筷子再夹却又犹豫地缩了回来,这片子腊肉也太大了,令人望而生畏。但主人热情地往你碗里夹上两块大片子腊肉,你心里面就如同“撞钟”了,吃亦不是,不吃也不是。油椒炒的野猪肉是我的最爱,还有野葱炒野兔、红辣椒爆野鸡、野菇炖肚条、溪河小野、时令蔬鲜,真是诱人垂涎。总之,瑶家的美食除了野味还是野味。想尝海鲜去海边,要吃山珍上瑶山。

瑶家人喝颇有李白遗风,充满“莫使金樽空对月”的豪情。那用自酿的桂花糯米酒,令多少桌上“豪杰”成了地“英雄”。这酒甘绵香醇,入口即化,醉后不上头,但若没有节制喝得酩酊大醉,那是三天也醒不来的。“喝了瑶乡桂花酒,软软绵绵到九洲。”。想当年武松喝的如果是瑶家的桂花糯米酒,景阳岗怕是过不去了。

第一碗酒拦门酒。古寨大门口,瑶女已在那里唱着酒歌恭候你的到来,一碗碗米酒送进你的嘴里,想喝你得喝,不想喝也得喝。第二碗酒叫开席酒,所有人都要喝得亮碗底,不洒落一滴,所以也称为同心酒。第三碗酒是敬客酒,那既是主人的盛情,也是待客的礼节,没得说的,喝了。有这三碗酒下肚,激情来了,乾坤大了,瑶家的劝酒歌起了。顿时酒兴大发,推杯换盏,划拳行令,醉舞狂歌。“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飘飘然然,豪气直冲云霄,来时忘了邀约李白同上瑶寨,再来一曲《将进酒》,那是何等的乐事呀!

夜色拉开一星月。宿营地篝火熊熊,花瑶姑娘身着盛装,牵手远方客人围着篝火欢歌起舞。我已醉了,醉在瑶山的星辉月光之下,醉在瑶山的迷人风情之中。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