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文明创建

乡干部老李

发布时间: 2019-06-19 11:21 信息来源:瞿成喜 责任编辑:市房产局 点击量:

老李在乡政府是有些年头了,应该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在吧。要问他现在的级别吧,什么也算不上!因为他其实就是个职工,乡干部,那是外人对在乡政府工作人员的统称。刚开始那几年,人人叫他小李,后来政府调来个比他年轻的“小李”,他就成了“大李”。再后来,也不知从什么时候,他就成了老李。当然,也有几个年轻的干部尊称他为“李”,那是因为无论从年龄或是能力,他都应该起码是个“长”的领导了。

老李并不觉得,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成份”决定了,他这辈子与“长”无缘。老李今年五十有三,若是在前些年,他都可以不上班了。但自从开展“群众路线教育”以后,别说他了,就是先前已经“休息”的人都要回来上班签到,何况他!
    山下村是个后进村,用下上面领导的话说就是 “软弱涣散”村,村支部换届时没有选出村书记。没有书记,村里的工作就成了一盘散沙。乡领导一商量,决定派老李代理书记。找他谈话时是全体党政领导在场,老李一看那阵势,知道推辞不,就索性顺水推舟地提了几个小要求。无非是时间不能太长,最多一年;再就是如有项目尽量向山下村倾斜等等。书记乡长一听心花怒放,悉数答应。
    乡长亲自带了三四个乡干部老李入的村。和乡政府这头比,山下村的村组干部和党员,对老李的到来并没有多大的热情。好在老李是本乡人,在乡政府的时间长,到的人员中有一些都认识,生不过一,何况其中有一个党员还是他中学的同学。至于村里的现任干部,自然对他是礼让三分的。交接会只是个仪式,老李自然知道不要多说什么,于是他在会上只说了诸如“很高兴来村里工作,希望大家在以后的工作中多多支持”之类的客套话。

山下村后面的山并不高,也没有多少树,老李多年来一直对这个村村名的来由心存困惑。村子不大,总共就只有两百来户 ,一千来口人。老李却花了十来天的时间家家户户走遍。正是老春初夏时节,村民们都忙着田地里的农活,很多户都是在吃早、晚饭时得到人,老李去同他们拉家常,身上总是带上两三包香。其实他是不大抽烟的,带烟只是为了和村民搭话时有个“起念”。村民对于他来村里当书记漠不关心,倒是男人们抽着老李的香烟时,觉得老李的人不错,至少没有什么“官”架子。在不经意间就把村里的一些情况说出来了。
   其实只瞎了一只眼,他是村里的滑泥鳅,前任支书的下台与他状是有直接关系的。老李见到他时,他正坐在堂屋的靠背椅子上津津有味抽着香烟。老李一面带笑,一声“,你好清闲呀!”就和杨瞎子搭讪上了。
   “哎呀,老革命呀,早就听说你来我们村当书记,村里有你来就好办了,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吱声!”
   老李就在心里你个狗日的,你不出来捣乱就不错了!但对付杨瞎子这种人,老李有老李的办法,那就是平时顺毛摸,你七七八八,我嘻嘻哈哈,不让对方弄清水深水浅。于是对杨瞎子说道:“我到村里来,还得靠你多支持哟!”
   “一定一定。只要你把村里的路子给理清了,什么都好办。”说着就要把那些到镇里、县里、市里反映过多次的诸如“村干部贪污、低保不公”等杂七杂八的问题翻出来。
    老李一看不妙,赶紧对他了个暂停的动作,笑嘻嘻地说:“杨哥呀,你真不够义气,今天我第一次来你家里,你不给我搞饭也就算了,还要我做你的出气筒呀。”
   这一招真灵,杨瞎子马上就转了话题:“了了,这样子讲罗,我不说了还不行吗?“对着隔壁屋就喊他堂客;”老婆子呀,去搞点菜,我要和李干部喝两杯!”
   老李赶紧说:”今天我还有事,算了吧,你那酒到下次再喝吧。“说完来了个漂亮的退场。

老李把走访收集来的情况纳分为八个方面,向书记乡长作了详细的汇报。书记乡长耐心地听完老李的汇报后,半响也没有作声,因为老李在汇报时不仅讲了村里工作中亟待解决的问题,还提到了钱。比如村里的抽水机要修,渠道急待清理,村部楼没有装防盗窗,里面的凳子都被人弄走了好几张了等等, 这是个书记乡长头的事。这年头,什么事都好说,就是别提钱!
   乡长把眼光投向书记,书记是个只有三十出头的后生仔,别看他年轻,却不是嫩瓜,连带当乡长算起已经是正四年了。这时书记就开腔了:“老李哥,你是个老干部了,经验丰富,这段时间你做了大量的工作,也很辛苦,你的工作思路很清晰,我们相信你一定有办法解决你刚才提到的一切问题的。”
   “就是就是,你肯定是胸有成竹了!”乡长也在一旁附和。 
   一个漂亮的回答,化解了老李所有的问题。老李就只有在心里骂娘的份了。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好在老李已经见怪不怪了。 
   第二天再回到山下村时,老李满脑子里想得最多的就是去哪弄钱的问题了。村账上一分钱也没有,去年年终总结会也没开。老李把村主任、秘书、 妇女主任、还有三个支委叫到村部开会,商量筹钱修抽水机和修水渠的事,几个人茸拉着脑袋,各自抽着烟,把个会议室弄得乌烟瘴气的。
   后山上有一只阳雀打起悠长的号子,接着一声比一声地叫得响:“比比——、”“比比哄——”很烦人。
   老李见状,不得不点将了:“主任,你说说,该怎么办?”
  “要我说,到会的,三一三十一,平摊,先垫上,年终有钱再还。”
  “我看行,以前我们也是这样搞的。”秘书也应声附和。
   坐在落里的一位支委这时冷不丁问了一句:“李书记呀,你是上面派来的,办法总比我们多吧?”
   老李知道这是在将他的军,那潜台词就是:你一分钱都没带,来村里当个球书记呀! 
   话说到这个份上,老李觉得再耗下去也是没用的,就说:“那先这样吧,村主任你们几个负责安排人员,明天动工,钱的问题我再去想想办法。”
   “比——比——哄——!”那阳雀叫得人心
   起了寒潮,天气有点凉。 掌灯的时分,老李才回的家。老李的家在离乡政府不远的小镇上。原因是小镇上的房子比县城便宜得多,所以才不顾家人的不满在小镇上买房安了家。老李是半边户,老婆在镇上的加油站做加油员,一个月就一千多块钱。家里没什么存款,这个老李知道。

   刚进家门,老婆就数落起老李来:“人家和你一起参加工作的,有的都当了多年的局长、书记了,在县城里住电梯房,你倒好,儿子儿子找不到工作,自己现在却下到村里,还不知早晚了!”
   老李没有接老婆的话,因为老婆说的都是事实。那一年,老李被提拔当了乡政府的秘书,一做就是4年,本来是有机会转干提升的,但老李没有把握住机遇 ......
   吃过晚饭洗过脚面,老李钻进被窝一把抱住了老婆。这些天为着村里的事,很多天都没有和老婆亲近了。老婆转过身背朝着他,老李不恼,把老婆肩膀过来,说了几句老婆辛苦了的话,老婆也就半推半就地顺从了他。一番温存之后,老婆的脸早已是云开日出,老李见时机成熟,就跟她提起向她借钱的事,并一再保证到下半年一定如数奉还。
   五千块钱是老李的全部家当。老李把空存折退给老婆,揣在荷包里的钱显得有点儿沉。 
   转眼就到了“五.一”,老李算了算时间,到村里已经一个多月了,好在这段时间还算平稳,因为及时把抽水机和水渠都修好了,村民的阳春也没有被耽搁。趁着放假,老李决定把菜园里的菜种上。说是菜园,其实就是附近村民了几年的一块土,巴不得老李去种。老李这两年在这块地里种上辣椒、茄子、西红柿......倒是省下了不少小菜钱。
   这段时间没有到菜园,地里长了不少野草。老李刚翻了一小块地,手机就响了。是村主任打来的,主任说李书记你得来一趟,杨瞎子和打起来了!

老李在心里骂娘,但骂娘归骂娘,还是得去。当老李赶到的时候,战斗早就结束了,杨瞎子没有瞎的那只眼上角青了一块,用兵伢的话说,就是要把你狗日的那只眼也搞瞎起算球了。而兵伢左手上也有了一道长长的红指甲印 。
   村主任见到老李,象是见到了救兵:“李书记你来了就好办了!”
   老李说:“你也是老手了嘛,怎么这点事还难倒了你?”
   “你是不知道呀,就他俩,我真正是巫师遇到鬼 ——无法了。”
   老李就把脸转向杨瞎子和兵伢:“你们俩怎么搞的嘛。”
   兵伢说:“我他很久了,要不是主任拦着,老子今天非得把他搞成个真瞎子不可!”
   “你屋里的几个低保一天不搞脱,老子就一天不放手!”杨瞎子也在一旁毫不示弱地跳起脚。
   从俩人的你一言我一语中,老李弄清了动手的原因了。原来杨瞎子在告原来的支书时附带把兵伢屋里享受低保的事给捅出来了。前几年村里修了一条机耕道,占用了兵伢家两担谷田,兵伢的父亲提出不给两个低保就别打主意。眼看事情就要黄,支书无奈地给办了,正好让杨瞎子抓住了把柄。
  “还党员!挡员!!”杨瞎子还在那骂。骂的是兵伢的父亲。
  “.....”
   对骂了一阵,许是也累了,俩人都停下来各自抽起烟来。
   在一旁静观了一会的老李见时机成熟,站起来,提高了嗓门俩人说:“你看看你们,要打架也不选个时候,偏偏放在我放假的时候打!明儿你们去给我挖地去!”
  老李这一招还真见效,俩人都觉得老李这话实在,要不是因为这事,老李也不至于假期里跑七八里路来村里。
  “我也没想要惊动你嘛。”兵伢说。
   “那就这样吧,架也打了,俩人都受了点小,你有个叉叉,他有个桠桠,我看扯平了,今天就这样算了,如果不服气,等收假后去司法办处理。”老李用了以往处理问题中屡试不爽的办法,各打五十大板。

俩人都没有作声,老李知道事成了。就甩给各人一支烟,说:“我得回去挖地了,不然明儿到你们家地里摘菜去!”
    村主任赶忙对兵伢说:“你有摩托车,还不快去送送李书记呀。”兵伢装着有点不情愿,慢腾腾地站起来,去取摩托车。
    路上兵伢说,其实一开始他就过父亲不要那低保,可父亲说村里那么多屋里条件好的都吃低保,我都六七十岁了,还有糖尿病,干嘛不要呢?
    老李觉得这的确是个问题。于是在心里打定主意要把这个事作为下步工作的重点来抓。
    没想到收假后时机就来了,在每星期一的乡干部例会上,乡长传达了县里关于开展低保“阳光行动”和“贫困人口摸底调查建档立卡 ”工作会议精神。第二天接着召开了各村书记、主任会议,安排部署落实上述工作。老李决定先在村里开一个会。
    这是老李入村后主持召开的第一个会。为了保证参会人员数量,老李特意交待秘书在通知组长党员开会时附带说一声,凡到会的每人发一包精白沙烟。
   考虑到农村实情况,会议定在晚上, 村支监三委干部,加上组长党员齐刷刷全来了,个别组长或党员不在家的,也派了代表来,老李一数,好家伙,一共五十多个!一包烟十块,加起来就得五百多块。“狗日的,下次再不能这样搞了。”老李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一次,老李主持带主讲,传达了上级文件精神,并就村里在此次的工作开展中将严格执行上级规定,希望广大村民进行监督和举报作了言词铿锵的发言。和上一次乡长送他入村时相比,这次会场秩序出奇的好。当然,更多的人是试目以待,想看看你老李到底是否心口如一。

老李拿着低保花名册,带上主任和秘书,一户一户地看。每到一户,他在他的小本子上记上一些内容,诸如:人口、人员状况、住房情况、 是否有家电等等。并根据村组干部提供的贫困人口摸底初步名单逐户进行察看。
    有了直观的印象和第一手资料,老李又去找一些老村干部和老党员以及一些村民去座谈。综合各方面的意见,老李发现低保的问题并不如杨瞎子说的那么严重,但问题是存在的,如兵伢父亲际兵的低保就是明显的违规。老李觉得应该先去找际兵谈一谈。
    际兵是个党员,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参加全县骆子山水库大会战时入的党,没什么文化,据说他当时一人能干两个人的活,挑土 都是挑双担,一次县委书记到工地上视察工作,对陪同他的指挥部头儿说,这个人可以培养嘛。于是不久际兵就成了党员。还是在收农业税的年代,老李就认识了际兵。

际兵爱下象棋,老李一连陪他下了十多盘,烟也抽了近一包。见午饭时间到了,际兵要老伴炒了两个菜,留老李吃中饭。
    老李也没推辞。还陪际兵喝了一杯酒。际兵的家是一幢二层楼房,堂屋兼客厅里的墙上挂着一台42寸的海尔彩电,屋内的装饰很有点现代的气息。
   酒喝到一半的时候,老李又递给际兵一支烟,开口说话了:“老叔呀,今天我是喝了你的酒,又吃了你的饭,但是,有件事我还是得跟你说。”老李拿眼瞟一眼际兵,故意停顿了一下。
  “老呀,当然是你叫我老叔,我就叫你老侄哦,你的意思我明白。”
  “你明白什么?”老李故意激他。
  “不就是我那低保的事吗?”
   老李哈哈一笑:“老叔真是个明白人!”
   “实话跟你说吧,要不是心里不平衡,我也不要那点钱。”际兵用手抹一把脸,他的脸有点红,看来也喝不了什么酒。但身体还算硬朗。
   “那是那是”老李赶紧附和。“那你说说,村里的人为什么对低保意见那么大呢?”
   “真想知道?”
   “真想知道!”
   “那好,我告诉你,前任书记的丈人都死去三年了,现在还在领钱!还有,他小舅老倌凭啥一家四口都是低保呀?”

老李赶紧拿出低保花名册,把际兵说的记上。虽然把低保户都走过了一遍,老李真的还没有掌握这些情况呢。看来主任和秘书对他还是有所保留,并没有把他当自己人。
    际兵在喝下了杯中最后一口酒时表态说:“老侄呀,只要你一碗水端平了,你把我的低保取了,我绝不放一个屁。” 
   老李觉得这顿酒真的喝得值,尽管他不胜酒力,头也有点痛,他知道,血压 肯定上去了,医生说过的,如果想多活几年,最好是别喝酒。
    为了核实际兵所反映的情况,老李又进行了走访调查,结果证实际兵所言非虚。也就是在这次的走访中,老李才真正“认识”了马大妈。原来老李只知道马大妈腿脚不大方便,有儿有女,家里住的是三间木房子,几乎没什么家用电器,她的老伴身体也不大好,虽然还不到60岁,却驼了背,因为没有一技之长,但为了生活种了别人家三十多担谷田,还过着“吃饭才种田,养猪为过年,养鸡养鸭为的几个油盐钱”的田源生活。在山下村,她家算得上是真正的贫农根子了。
    老李以前有点纳闷,象马大妈这样的家庭,为何没有享受上低保呢?更没有想到的是,马大妈现在所住的木房子还竟然不是自己的,而且,她的一儿一女也都不是自己亲生的!
    了解到了这些,老李就有些坐不住了,还有些心痛。就去找村主任,见面就问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也是知道的,在村里她是算得上最穷了,但她家势力弱呀,势力弱也就没面子呀,谁肯为她说话呢?”
    “ 你是村主任呀,为什么不能照顾一下她呢?”老李说着就有点来气了。
   村主任见状,也不温不恼,反问了老李一句:“那我问你,在你们乡政府,是书记说了算还是乡长说了算呢?”呛得老李直翻白眼。接着又说,“现在你是书记,你说咋办就咋办呀。”

老李把马大妈的情况向党委书记作了汇报,书记立马打电话叫来民政办唐主任 ,吩咐他再去核实一下,如果真是无房户,今年帮助特困户建房的指标算上她一个。第二天,唐主任就主动给老李打电话,约他一起下村去。
    “坐,坐!”马大妈艰难地挪动着她的双腿,热情地招呼老李和唐主任。其实她并不知道他们的到来对她有什么好处。
    唐主任详细地向她询问了情况,和老李先前了解到的情况无二。于是问她想不想建个房子。
  “那是做梦都想哟。”马大妈说:“就是没钱呀!”
    这时,唐主任才说了上面有给特困户建房的政策,要她自己找块地,再写个报告,把户口本和身份证复印交给民政办去等等。
    马大妈简直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连说了几声谢谢。说着就要去做饭,老李俩人连忙阻止,从她家撤了出来。马大妈就不停地说着:“真是的,家里一点吃的也没有,光光的坐一下,太对不起人了!”之类的话。
   转了弯,唐主任就发了感叹:“良民啊,真的是大大的良民啊。”......
    由于做了充分的调查走访,山下村的“低保阳光行动”和“贫困人口识别及建档立卡”工作进行得很顺利。多年来没有参加过村里扩大会议的村民代表们对老李的做法和工作表示了满意。老李要秘书把两项工作的评议结果公布出去,评议后的低保名单中没有了原书记丈人佬的名字,他小舅佬倌由原来享受的四人也变成了两人。当然,际兵的两个低保也被取消了。

去看公布的结果时,杨瞎子和兵伢都没有作声。倒是兵伢的父亲际兵过来说了一句:“早这样搞,也没意见!”
   时间飞快,一晃就过去了半年。又到了初冬时节。老李走在去山下村的路上。中明显地带着寒意了,太阳似乎也变得软绵绵没有了威力。村里的一事一议工程——村中主道硬化还没有动工......老李想到这些就有些着急。财政的配套资金要等工程验收后到账,村民集资的钱只是一小部分 。令老李恼火的是,包工头是上面早就定好的了,村里没有一点自主权。那包头仗着上面有人,对老李等村干部的催促置若罔闻,而老百姓却在背地里骂村干部的娘,说是村干部许是得了包头的好处了,等下雪 再打水泥路,明年烂了好再打!老李早上就此事请示了书记,书记当着他的面给包头打电话,到底是书记的话有作用,包头答应最迟后天就进场。所以老李今天要把施工人员的住处等问题给安排好,免得人来了打乱仗。
    还没进村,老李就给明良打了电话,要他在村部等。明良是村里的一名年轻党员,有文化,人勤快,在村民中口碑不错,老李有意想培养他当接班人。老李明白,只有把接班人选好了,他才有资格向党委提退出的要求。所以这段时间老李总是把明良带在身边,就是要向村民发出一种信号。
   明良一听老李说的是安排民工的事,当即就拍了胸脯,说:“这好办,我的老屋反正空着,他们可以住在那,锅灶都是现成的,做饭也方便。”
    老李很高兴,说,那你去收拾一下,明天他们就来了。临了想起一件事,说:“料场也要定好,你看放哪好?”   
    明良想了想,说:“全村也只有杨瞎子门前最宽,也是最好的料场了。”

老李就带了明良去找杨瞎子。杨瞎子这次倒是爽快:“好,没问题!”他顿了顿,“不过俗话说得好,亏众莫亏一,沙砾石堆在我家门口,把这里搞得乱七八糟的,他们完事了走人,我这里还得收拾好几天,怎么也得损失吧?”
    老李觉得也确实有点道理,就说:“那你说,补多少呢?”

杨瞎子眼睛滴溜溜一转,报了个数:“起码也得个千儿八百吧?”他家是四口人,这次人平的集资款是两百,如果真能补个千儿八百的,他家就不用出一分钱了。 
   “你不是说有事吱声吗?四百!怎么样?”
    “若是你私人,我一分钱也不要!可这是公事嘛!”
    老李拍了拍杨瞎子的肩膀,说:“你也别再说,一口价,五百!”
    “你都这样说了,算了!”杨瞎子懂得见好就收。 
    硬化工程开工两天后,老李就发现了一个问题:施工方有偷工减料的行为。于是找来其它村干部商量,决定在村民中找一个质量监督员。想来想去,觉得就他妈的杨瞎子最合适。
    “老革命呀,还真不是我吹,这事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我保证让他狗日的们按照1 :3  :6的比例配料,若是我说的做不到,你把我这只好眼也下了!”杨瞎子拍着胸脯说。
    杨瞎子真的就不含糊,天天坐在拌料机边上监督,包工头走过去和他套近乎,并给他的兜里塞了一包大中华。杨瞎子烟是接了,但却对包工头如是说:“烟是和气草,吃了还要讨,交情归交情,质量归质量!我这人,大概你也听说了,是狗面上不生毛的,希望不要伤了和气!”
   包工头哭笑不得,嘴里却连连说:“那是那是。”心里就骂,这狗日的!
    ......
   给马大妈家建的房子已经建好了,一共三间平房,外带一个小厨房,这是全县给特困户的统一标准。老李抽空去现场看了两次,门窗齐整,外墙还用漆涂了蓝白两种颜色。乐得马大妈合不拢嘴,逢人就说现在上面政策好。
    那天正是周一,老李刚开完例会,坐在办公桌前填写他的《民情日志》,马大妈一瘸一瘸地进来了,放下背蒌,从里面拿出一包东西,对老李说:“家里也没有其它的,这几个鸡蛋是自家鸡产的,你莫要嫌弃。”说着就把东西往老李的桌子上放。
   “这......这怎么行!”老李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心里就有一股感动在流淌。这年头,朴实的村民还是有哇!
    见生硬地推辞肯定是不行的,那样可能还会伤马大妈的心,老李于是在心里有了主意:等下次去村里时,给马大妈带一箱牛奶或者是别的什么给她吧。
    冬天说来就来,风象刀子一样刮得人的脸生痛。老李缩着脖子在打好的水泥路上东瞧瞧西望望。心里想着,村里的冬修工作该开始了......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