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文明创建

母亲的奖赏(外一首)

发布时间: 2019-05-27 15:41 信息来源:潘逢燕 责任编辑:市房产局 点击量:

母亲的奖赏(外一首)

那一年,我毛手毛脚的年龄

母亲的一次意外奖赏令我牢记于心

年轻的母亲倚在门口

等着二女儿我放学回家吃午饭

背篓、锄头、镰刀好不容易歇口气

土墙屋静默间听见蛐蛐儿的呼吸

柴火灶上的大锅里热气腾腾

而二她却没有按时回来

她是我,我是二

尽管我做梦都想当老大或老三

可我的确是她的老二

一个并不重要的位置

每次挨骂,我感觉就因为我是二,老二

我被老师罚站了,因交作业打翻了老师桌上的红墨水

这个中午我是全校回家最迟的学生

不让吃饭,肯定会挨打

我跑得飞快,越迟会打得越重

跑到门前大池塘时

对接上了母亲的目光

还对接了母亲手上高高上扬的两角钱

老二你说实话,这两角钱就奖给你

我的实话越过茅草、荆棘、白野菊

音符般敲在那意料之外的纸币上

这不是很严重的错啊

老师是叫你记住以后做事要专心

母亲笑了,先回家的姐姐和妹妹笑了

两角纸币,笑了

我一个二,老二也笑了

笑得那么甜蜜和开心


 母亲,教室门口的一抹阳光

回放的时光悠长如青石板古巷

一半快乐,一半沧桑

给了我生命力、想象力的母亲

制造着原始胶片,酿造着情绪的米酒

自然,她是我成长时光的导向仪

是一切风景的源头与聚焦

这不,全班五十多道目光

齐刷刷地聚在教室门口

满头雪花的母亲瞬间亮闪无比

我惊诧母亲的气场不会逊于任何一位电影明星

这时我也骄傲地如同白雪公主

穿过鸦雀无声的空间

从母亲手上接过火笼与塑料袋包着的灯盏窝

接过母亲看着我并用力传递过来的温暖

那一年的雪最大,被子最厚

那一年的母亲用最深的脚印在雪地上写着雪中送炭

那一年的教室依旧浸润着书香

存留着母亲花与雪花交织的美丽

那一年我十二岁含苞待放

一朵栀子花,一朵心花

在沅水之畔竞相怒放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