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文明创建

穿岩山,只想终身为它守望

发布时间: 2019-04-10 15:34 信息来源:李利平 责任编辑:市房产局 点击量:

    去穿山,一定要爬山。这里的山,是那么的倔强,倔强到那九百九十九级的台阶就人无可奈何,耸立的树木像极了这山头上根根直立的头发。当你气喘吁吁地爬到扶梯的顶,贪婪地欣赏着脚下的青山绿水脚楼阁,长廊下走过的瑶家姑娘,还有一阵山风送来阵阵沁人心脾的花香,一时间竟让人迷醉了,我静<生造词那山巅之上,只想终身为它守望。

春花三四月,是行走穿岩山最美的时候,沿着笔直的石阶而上,随着海拔的升高,景色越发开朗壮阔,先前你看到的四周都是山,越往上走,当你回望来路时,石阶宛然如一条丝带从天上降落,你会惊讶上天对穿岩山有如此的厚爱,在这个弹丸的峡谷之地雪峰山人竟花费这么多心血造就了这样一个美丽而独特的地方,人一辈子能看到这样的景观,夫复何求?若你站在高处,遥望远处,那是一副非常漂亮的田园风光画,穿岩山就像深闺中秀美的瑶家姑娘,让远来之客倍感清新和意外。瞧,那远处一片片高可没人的油菜花丛,一块块绿油油的菜畦,黄绿相间,村头的梨花白似雪,桃花红得艳,所谓田园清秀应该是这样吧,恍惚间我就像当年的武陵人一样,不小心走进了桃花源,世间竟然有这么清静的所在,一时物我两忘。

走累了,就去那枫映着的枫香瑶寨里坐一坐吧!这个深藏在枫林深处,如同一块璞玉般闪着温润光泽的小寨子,一抬头,天是那种许久不见的蔚蓝,树叶正长着新鲜的绿,斑驳的树干悠然而立,仿佛季节从未在这里更替过。我在寨子里四下走动,阳光暖暖地洒满了一地,欢喜到无法言喻,我对着这座飞檐翘角的寨子在微笑,我爱上了枫香瑶寨——从未曾想过,在这个世上会有这样一个宁静秀朴的寨子,在这里仿佛一切都是“浑然天成”,没有刻意雕刻的任何痕迹。偶尔山风阵阵,树叶在风中舞动,一股原始的凉爽的快意刹那间及全身。阳光下深绿的是重叠的山峦,浅绿的是不知名的灌木,我很想就这样坐着,看新绿如一副巨掌,砰砰地向着太阳,枝头顶着一簇一簇的青翠苍郁,将寨子围绕得好温暖,就这样安静地看着,阅读微风吹过的春天,弯曲连绵的田野相连着起伏的山峦,千里盎然,很是诗意,谁想到这里的春色竟然也如在画中呢?人生得意须尽欢,当你约三五好友,取一壶穿岩山的泉水烹炉,在这里聊天,谈心,看壶中的茶叶翻滚,茶汤慢慢变浓,杯在茶水浸润下,慢慢变,喝着喝着,又慢慢变淡,平淡而知味,这种润滑而温和的气息,让人觉得妥帖,舒畅,即使我们不说话,就这样静静地喝,也是人间快事。这里的茶都是穿岩山里当地茶农制作的野茶,苦中带甜,有着朴的香味。我静静地坐在寨子里,很是悠闲,吹着凉爽的山风,听着寨门口时高时低瑶家姑娘的山歌,看着院子里正在长出新叶的老枫树翠接云天,再望望那蓝天上的云卷云舒,现实沉重而枯燥的生活,在不经意间已渐行渐远,而心境,是那样的澄静空灵。

不知道为什么,坐在寨子里,不由自主地想起了李谷一唱的《我和我的祖国》那首歌:“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流出一首赞歌,我歌唱每一座高山,我歌唱每一条河流,袅袅炊烟,小小村落,路上一道。”或许,我真的爱上了这一地如歌的枫香瑶寨,一处梦里的天堂,我要迎着扑面而来的清风,闭上眼睛,深深地呼吸,呼吸新鲜的阳光带来新鲜的气息,风过处,风起林动,一只小鸟时而啁啾从枝头跃起,一阵颤动后,枝头又归于沉寂,好像一切都没发生过,你若是一位情感丰富的诗人,脑海里的千诗万此刻会如泉水般喷涌而出。

小住枫香瑶寨,你还可以去露天的温泉。穿过曲径通幽的林间,一路树影婆娑,花香鸟鸣,沿着通道一直向前走,一潭宛如玉的池水镶嵌在山巅之上,水流潺潺,水光闪闪,扑面而来的凉风,则给你久违了的淳朴和清新。你若躺在温热的泉水之中,偶尔抬起头,可见头顶的悬崖峭壁上开得正艳的花儿,虽然说不出它们的名字,但它们却在这个春天里分外妖娆,或迎风起舞,或喃喃细语。我坐在回廊上休憩,看画里的山寨,沐浴着透过树影洒落下来的阳光,清清的池水倒映着澄静碧蓝的天,伴随着如音乐一样叮咚的流水声总是不经意间响起时,惊艳的感觉油然而生,使人仿佛置身于如梦如幻的仙境中,将把来者心中的风尘与喧哗洗尽

穿岩山,如一本散发着清香的诗集,别致,精巧,最动人的那一页,是你夜宿穿岩山下——夜风微微,云彩半掩,星光半露,远山如黛,半山腰的鸟鸣声窸窸窣窣。听着风声,鸟鸣声,半睡半醒间,全然忘记了我身在他乡,而生活的烦琐,也由此远去了,只留下岁月的歌声,清洗着一路的风尘……

如果可以,就让自己幻化为一枝野着性子的小花,在春天里毫无遮掩地绽放,愿将生命端静安素地交付给穿岩山,终身为它守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