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文明创建

螃蟹赋

发布时间: 2018-11-20 11:47 信息来源:怀化三中余皖湘 责任编辑:市房产局 点击量:

螃蟹赋

戊戌之秋,十一新朔,及期中考试,忽于政治考卷中见阳澄湖大闸蟹。惊觉忆起,食蟹之味远于三岁矣,遂提出品蟹之意。

清蒸大闸蟹,红焖肥鲈鱼,萧萧然于后山庭院之中,草枯冷露,桂香寒雾,此则食蟹之最佳佐料也。感念于秋风飒飒,萧瑟异常,故将螃蟹之宴置于庭院之中,赏黄花,拭秋容。

青蟹洗净,摆盘于蒸锅。稍顷,螃蟹等甲壳类特有之言语蕴蒸气,娓娓道阳澄湖之景:静水一潭清如镜,渔炊几缕游若丝;浮云掠天际,轻风抚苇杆,夕霞染红,波鳞镀金。皓月当空,星辉闪烁,映影湖面斑斓折光。幽蓝辽阔,枭莺夜啼,实乃悠然之大观也。不几时,甲胄既脆,灼然出锅。

着眼螃蟹之样,甲壳爆色,分外鲜香。配之以佐料,生抽咸腥,姜末浮沉,蒜瓣泛白,明红米椒缀其间,椒籽溢汤,人间五味全矣。早间中药理学曰蟹性寒凉,故特以红糖老姜汤备之暖心肺。余独坐庭院之中,剥蟹去心肺,蟹膏金黄腻滑,蟹肉白嫩松软,继而箸筷临风,其喜洋洋则矣。嗟乎!料想螃蟹满身胄甲,定未有细软之心。蟹胄甲之坚是其心之冷漠邪?否,非若是也。盖外界之性使其外壳蔽其心,并非心性之冷也。然现世中,外界之性使众人皆以之甲胄对他事,安可言其心必冷漠?但若皆以甲胄示人,此世奈若何?岂不是甲胄之人愈甚多矣?万物生相克,以汤融冰,以剪破壳,定有仁人以身融今世之寒冰,以行破今世之坚壳也,正如雷锋等仁德之士,必使后世铭记,望众力可摧坚冰,皆自破其壳以温软之心待人,然后世甲胄之人愈少,世之寒性愈少矣。

时一八年十一既望。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