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专题专栏 > 文明创建

我的古井我的家(下)

发布时间: 2018-11-12 11:20 信息来源:怀化市国土局 周明军 责任编辑:市房产局 点击量:

我的古井我的家(下)

年轻时的求学、工作和生活总会离开家乡和父母亲人们,但也只是暂时的,我小学就在村子里,读初中就在乡中学,到读高中和中专时才要一个学期结束到放寒假或暑假时才能回家。印象中记忆最深的是考上中专吃上国家粮时的那个暑假,假期也特别长,在家里我就与古井为伴,早晨排队挑水,中午时分也要挑水作为晚饭水的安排,晚上还在古井洗脸洗衣。古井水清澈甘冽,特别是将满满一桶水从头顶倒下,真的惬意无比,说不出的爽快舒服,有时候坦胸露乳,穿着湿透的短裤,从小媳妇大姑娘身旁走过时,还有点不好意思,赶快跑回家里换上干净衣服,度过一个个舒适美丽的夜晚。想不到岁月是把杀猪刀,一晃眼,我如今是个五十大几的中老年人了。去年以来母亲患病行动不便,全由父亲一人在家照护,我也坚持每月都回家看望一次,帮父母买些药,洗洗碗扫扫地,陪同母亲散散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所以,我一回到家里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古井打一桶水来喝。家里有自来水,虽然也是从山上接来的井水,但我喝不习惯,我也不喝开水,我只喝这口古井水,正是这口古井,早中晚我都与它作伴,古井水煮的饭香喷喷的好吃,是这口古井留着我在家安心陪伴父母啊!

古井水是我快乐回家的泉,是我生命滋养的乳汁,也如永远牵挂我今生今世的家乡至亲。正如古井的水流啊流,流入稻田,流入山溪,流出了我的村子,流入了资水,流出了洗潭和雪峰山,流到了洞庭湖,流到了长江,大海……也正如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一,第一站就是在资水上游的洗马工商所,从此出发,离开资水流域,来到了沅水之滨的美丽安江,又接着来到了沅江之源的古城,再后又来到了水河畔的怀化新城,虽然舞水河是沅水的上游,它与从贵州流到托口再到黔城的清水江汇合而成沅江的。可以说,在我的工作足迹里是穿越了资水和沅水两条大江,一直往上游行走,人生半个世纪,终于在怀化这个火车拖来的城市停留了远行的脚步。感恩每一次的出发,但我也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出发的地方一一我的家乡洗马潭,还有我梦想源起的初心之地一一我的古井我的家,这才是我永远牵挂的乡愁之地啊,那一汪清泉尤如汪美丽迷人的眼晴,长在了我灵魂的记忆之中给我力量和精神。

如今的古井很是孤独和静象我家乡的父母,年迈无语。那一口汪汪的井水总也溢不出圆圆的井口,每次回家,我总要看看清澈见底的井底,上面沉积了一层细沙,圆形的四壁均是一块块砂岩堆积而成,岩石古老,我数了数竞有十块方石,加上盖在井口的半圆大板石,正好十一块。我没量过水井深度,但从记忆中大人们在井下站立的姿势,起码有2米多深,我不知道井里是否还有泥鳅和鱼儿,因为自1975年4月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清洗古井了。再在九十年代后家家户户都用上了自来水,在古井边也就再也没有了排队等候挑水的列队,也就再也看不到好看的新媳妇来打水的风景了。在我年轻时的记忆中一直有一位美丽好看的新媳妇儿在古井边打水洗菜,但至今总想不起她当初的俊样了,正因为新媳妇是这个古老村子延续血脉和香火的重要人物,也许新媳妇就是我年轻时梦中的大众情人吧。

我站在井边,面对我的家,想起往事岁月,想不到我与古井就有半个多世纪的交往了,这五十年都到哪儿去了呢?我在井边带回来自己年轻高挑的媳妇,后又一家三口每年年底回家过年,如今儿子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陪伴年迈父母是为人子女的义务,可是面对孤独的古井和白发的父母,自己的内心为什么总会隐隐伤痛呢!是遗憾流失的光阴吗!是忧年长的父母吗!是看到一代一代的传承和延续吗?

古井之水一直没有溢出过井盖,它永远只停留到第九块石头的顶端,这是我心中自幼至今的谜,虽然小时候觉得古井十分神奇,百思不得其解,也问过父母亲人但没有答案,如今我也不必再问这么一个毫无意义并且也知道了答案的问题。

时间如流水过得真快,五十余年的经历和感悟,我如井水很清楚也很清白,见到诸多的人事风光和沉浮,我觉得心智和情商让人成熟和稳重,我不会再去细数古井有多少块石头,也不会回忆来古井担水洗菜的漂亮媳妇儿,她们都会随着时间的过去如风儿吹散,我只要这口古井,我只要父母常住的老家祖屋,因为我的古井给了我一个古老的村落,给了我永远的一个老家,还有一个这么美丽的传说和永恒的宗亲和血脉。这才是我生命的起点,这才是我乡愁的初心。无论我走过千山万水,无论我品味过无数的甘泉,但家乡的这口古井才是我喝过最甘最甜的泉水,尤如母爱的乳液,永远滋润我幸福快乐的人生!

感恩古井,感恩家乡,感恩父母!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